• 展會信息港展會大全

    美國人工智能研究所CEO:美國浪費了成為AI領導者的機會
    來源:互聯網   發布日期:2022-10-24 18:16:59   瀏覽:28666次  

    導讀:人工智能是新的戰場,其他每一場戰斗,包括經濟、社會、商業或軍事,現在都將用人工智能來進行。 競爭對手生產力和創新的提高,將使美國產品和服務的生產力下降,吸引力下降,創新能力下降,這只是一個時間問題。 人工智能正在成為地緣政治角逐的關鍵領域。...

    “人工智能是新的戰場,其他每一場戰斗,包括經濟、社會、商業或軍事,現在都將用人工智能來進行。”

    “競爭對手生產力和創新的提高,將使美國產品和服務的生產力下降,吸引力下降,創新能力下降,這只是一個時間問題。”

    人工智能正在成為地緣政治角逐的關鍵領域。近日,美國人工智能研究所(American Institute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)創始人兼CEO Al Naqvi教授和英特爾公司數據與分析部門高級總監Mani Janakiram分享了其新書提出的五個關鍵見解,指出美國浪費了成為人工智能領導者的機會,“在中國進步的同時,美國卻萎靡不振。”

    這本書名為《以不恰當的速度前進:美國如何毀掉其人工智能領導地位以及如何重新獲得它(At the Speed of Irrelevance: How America Blew Its AI Leadership Position and How to Regain It)》,于今年夏天出版。10月23日,美國科技媒體“快公司”轉載了兩位作家在讀書俱樂部“下一個大想法俱樂部(Next Big Idea Club)”所做的分享。

    美國人工智能研究所CEO:美國浪費了成為AI領導者的機會

    美國人工智能研究所創始人兼CEO Al Naqvi教授和英特爾公司數據與分析部門高級總監Mani Janakiram推出新書《以不恰當的速度前進:美國如何毀掉其人工智能領導地位以及如何重新獲得它》。圖片來源:Next Big Idea Club

    美國下降到第二名

    這兩位人工智能領域的專家指出,美國沒有能保持其在人工智能領域的領先地位和有效競爭。就在一二十年前,美國在人工智能領域還擁有對世界其他國家的強大領先優勢,但最近的許多報告證實,至少在某些領域,美國已經被其他國家超過了。

    他們提到,2018年,美國時任國防部長詹姆斯馬蒂斯發布了美國的國防戰略,在其中使用了“以恰當速度”(at the speed of relevance)的說法,來說明在人工智能和競爭性技術方面保持領先的需要。不幸的是,美國在人工智能方面取得了進展,但不是以恰當的速度取得的。

    “在某項技術中下降到第二位,聽起來可能不是什么大事,畢竟,從制藥業到國防,美國在許多其他領域保持著領導地位。但人工智能不僅僅是一種如信息或能源這樣的能力,它是推動所有部門和行業的創新與生產力的基本力量。因此,競爭對手生產力和創新的提高,將使美國產品和服務的生產力下降,吸引力下降,創新能力下降,這只是一個時間問題。”

    作者還表示,美國不介意中國成為世界的制造業中心,而西方世界則被視為服務業、研發和金融的極樂世界,但人工智能將改變現狀。

    批評特朗普和拜登政府

    兩位作者進而指出,美國需要改變整體地緣政治戰略,因為人工智能是新的戰場,其他每一場戰斗,包括經濟、社會、商業或軍事,現在都將用人工智能來進行。一個新的冷戰時代已經開始,引發新冷戰的并不是制造業帶來的經濟崛起,而是人工智能。

    “今天影響美國的各種問題,從極端主義到種族沖突,意識形態的兩極分化,生產力的下降,以及經濟問題,人工智能都可以在處理和解決這些問題中發揮重要作用。因此,人工智能不僅可以推動所有部門的生產力和創新,而且還可以幫助解決我們國家和世界面臨的一些重大問題。

    “這樣一來,不從戰略上對待人工智能,就會產生機會成本。如果人工智能是美國的未來,這不應該是任何美國政府的絕對優先事項嗎?好吧,我們發現,在各個層面都犯了許多引人注目的錯誤。最重要的是,行政部門未能在向美國人介紹技術方面發揮核心作用,而如何向人們介紹技術是很重要的。”他們表示。

    兩位作者指出,每項新技術的引入都涉及到社會意識的形成。“在社會層面上對一項技術的情感或語義理解,決定了一個社會采用該技術的未來方向,它從該技術中獲得什么意義,它對該技術的感覺有多興奮,以及它如何將其概念化。這就是為什么肯尼迪總統對美國太空計劃的愿景設定,以及克林頓總統和阿爾戈爾(美國前副總統)對互聯網的介紹,有助于激發興奮的情緒,并動員美國接受新的技術領導角色。它創造了意識和興奮感,并設定了國家的情緒。他們用信息高速公路這樣的字眼,用簡單的語言向人們傳達了互聯網是什么。這種愿景設定是使技術采用成功的原因。”

    他們批評稱,特朗普和拜登政府都沒能為人工智能創造這種愿景設定,導致人工智能產業在“孤兒”的狀態下發展。“人類文明史上有史以來最強大的力量,被拋在一個被種族、宗教、政治和社會緊張局勢分割的美國,讓它自己去尋找方向。日常的政治干擾和爭吵將注意力從被需要的地方移開。這個時候,人工智能革命需要規劃、牽制、照顧和培育,但它沒有得到任何這些東西。”

    社會對人工智能的認知不夠

    作者還強調,如今社會大眾對人工智能的認知,建立在倫理和管理議題上,而不是通過人工智能的潛力來認識它。

    “由于人工智能是一個相對較新的領域,人工智能的引入者需要找到一個現有的鉤或錨,以使該技術走向世界。不幸的是,這個鉤子變成了終結者機器人。社會對人工智能的現有認知是由好萊塢電影塑造的。因此,將人工智能的倫理和治理聯系起來變得很自然。這并沒有錯,這些都是人工智能的關鍵問題。的確,道德和治理是人類做任何事情的重要考慮,但如果你要介紹汽車行業,你會從醉酒駕駛的危險性開始嗎?你的聽眾會有多興奮?”

    兩位專家批評稱,在美國混亂地進入人工智能時代這一世界最重大轉折點時,立法部門和機構卻缺乏愿景設定和領導力。

    “我們在私營部門觀察到了同樣的混亂,企業在試圖向其客戶解釋人工智能時遇到了困難。什么是人工智能,它怎么會有用?應該如何投資人工智能?人工智能是一個戰略轉型,還是只是針對點狀問題的解決方案?高管們在尋找答案時很費力。”他們說。

    贊助本站

    人工智能實驗室
    AiLab云推薦
    展開
    Copyright © 2010-2022 AiLab Team. 人工智能實驗室 版權所有    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公司動態 | 免責聲明 | 隱私條款 | 工作機會 | 展會港 | 站長號
    激情四射五月婷婷